人类历史和科学的未来

——旧观点的一个小综述

人类在自然史上的显著特征是它们的脑。脑是一个语言机器。这里的语言泛指抽象的,可迭代,可自指的符号系统。自从语言出现,自然史的演化不但包含了地质演化和基因演化,还加入了meme演化。这三个演化的速度一个比一个快。相对于后一个,前一个的几乎是静止的。

因为基因演化的相对较慢,人性:对死的恐惧,爱欲与同情,对光荣和地位的渴望,嫉妒和仇恨,从众和好奇从荷马以来一直是不变的命运主题。而meme的多样化使这些码在基因中的基本人性呈现出多样的表现形。meme可以被分为三类:美,习俗,知识。本能和meme共同造成美,它决定个体偏好和情感;习俗这个词来自于休谟,它决定人群行为的相互作用,相当于布坎南和酒吧模型里说的模式——它同样在历史上演化;而知识包括对语言的内省和来自物理世界的经验。人类meme史是三者的演化史。

一个生物的好恶只是一套指导它趋利避害的神经机制,“喜好”对应高基因生存几率,“厌恶”对应着低。而人类的审美和情感更复杂,它是激素和神经系统读取和运行基因和meme的结果。基因生存是这一切演化的基础,但经过演化之后的偏好和情感已与初始的趋利避寒不同,幻象和真相同样能激发人的情感,影响偏好——既然它们的神经机制类似——所有的艺术,不过是至幻,带来快感,与大麻相同。不对应高基因生存率的审美和情感如果能长期流传,则必定对应着高meme生存率。这种每个个体的审美产生了价值。

习俗是人学来的行为模式,偶尔它也创造点新的。最初的习俗不过是人群的相互妥协和合作,而经过充分演化的习俗不但支持了道德和法律,影响着,渗透着审美,最重要的是,它给出了每个个体行使其自由意志的权力(power)范围,这种权力被“正当化”(社会认可)并被称为权利(right)。权利不单可以交易,而且可以抵押。这种建立在原始权利分配之上的更明确和更抽象普适的合作形式即为契约正义。商人关心每一个行为如何有利,而我关心的是那时那地那个人的自由边界是什么?它这样做是否正当?至于如何有利,那是每个个体的选择,不适合建立普遍的原理。

正义至关重要,但大可以言尽于此,因为大部分问题都说清楚了,现在去实践正义更需要的是刚正的品格而非智慧;美的流变无穷无尽,但它只是适合盲眼体验的幻觉,本质上总是妄诞,激情过后是空虚;真正值得追求的是知识。人类的审美会变,伟大的建筑和音乐终会失去观众听众;知识和美不同,它是客观的,这意味着知识的累加和修改是统一的,不同时代的人可以延续同一项事业。习俗在是可以从非正义向正义进步的,但是是有限的;美是无限的,但只是快感刺激而已,无所谓进步退步;只有知识既是无限的,又是可进步的。长期来看,科技进步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

知识是脑对语言的创造,学习和使用。这是人脑得以充分施展的活动。从个人体验上说,追求知识本身就制造巨大的美。透彻理解一个深刻而普适的理论的快感是任何诗歌和音乐不能给我的。我依赖于这种冥想。

经验事实是一些纽扣,而理论是串连它们的丝线。同样一组事实(比如人类的所有经验)可以有多种串连方法。技巧高超的裁缝,可以编织带有个人风格的多种花样,它可以选择一种公布。这是一种保持生命的方法:把思想写在公式里,为人类制造新的世界观。牛顿是一个阴谋家。“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将来怎么看我,对我而言,我只像海滩边玩耍的男孩,偶然间发现了一粒比较漂亮的贝壳,就觉得很愉快,但是在我前面,尚未被发现的贝壳仍然多如大海。”

他只是亲手将一块石头打磨成贝壳,然后举起来大呼“我找到了!“。世人以为那是他的发现,实际上那是他的发明。关于这个世界,他也许不止有这一个模型,但可能隐藏了其它的。

这个世界上仍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宇宙和夸克,我们不完全了解它们是因为它们太大或太小,我们对它们的经验还不多。随着天文观察和对撞机实验的进行,经验的积累,建立简单明了的模型完全解释它们的属性,预测它们的行为是可能。真正困难的问题在于复杂性:已有的数学语言和物理世界观不能对多体的复杂系统作出完美的预测:大脑,社会,气象,湍流,三体问题…我们已经有了关于它们的许多经验,但是仍然无法解释和预测它们。这不是在原有的世界观模型上小修小改就能完成的,而需要新的世界观。

只要完成两点就可以得到一种新的世界观模型:1兼容原来的物理世界模型,这意味着它可以解释和预测人类原有的所有经验。2多解释和预测哪怕一点点原有物理世界模型不能解释和预测的经验。湍流问题200年无解了,哪怕是咖啡杯里的小漩涡,哪怕是一朵云,我们都无法真正理解它,而我把它看作理解复杂性和建立普适的新世界模型的开始。

4 Poèmes retirés de l’Archangélique

选自《大天使》的四首诗

I
My madness and my fear
have wide dead eyes
and the steady gaze of fever

what looks in these eyes
is the nothingness of the universe
my eyes are blind skies

in my impenetrable night
the impossible cries out
everything crumbles

II
I have nothing to do in this world
except burn
I love you unto death

your restlessness
a mad wind whistles in your head
you are sick from laughing
you flee me for a bitter void
tearing your heart apart

tear me apart if you like
my fever-burned eyes
find you in the night

III
I am cold in the heart I tremble
from the depths of my pain I call to you
with an inhuman cry
as if I were giving birth

you strangle me like death
I know this miserably
I only find you in the throes of death
you are as beautiful as death

all words strangle me

IV
You are the horror of night
my love for you is like a cry of death
you are weak like death

my love for you is like delirium
you know my head dies
you are the immensity the fear

you are beautiful like murder
my heart expands enormously I choke
your belly is naked like the night

I     
我的疯狂和我的恐惧
睁大了死亡之眼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这眼睛看到的
是宇宙的虚空
我的眼中,是失明的天空
    
在不可穿透的黑夜中
我无法遏抑的哭嚎
一切都崩潰了
    
II     
在世上我无事可做
除了燃烧
我愛你至死
    
你坐立不安
狂风在你脑中呼啸着
你病态的笑着
离开我,去往苦涩的空虚
你的心撕裂了
    
撕碎我吧,如果你愿意
我灼烧的眼睛
会在夜里找到你
  
III
我的内心冰冷,颤抖着
从痛苦的深处,我呼喊你
发出非人的哭号
如同分娩
    
你像死亡一样绞杀我
我知道這悲慘
我只是在死亡的剧痛中,找到你
你像死亡一样美丽
    
所有的言语勒死我
    
IV
你是黑夜的恐怖
我对你的爱如同死亡的哭嚎
你像死亡般虚弱
  
我对你的爱如同妄诞
你知道我的理智已死
你是無邊的恐懼
  
你美得如同謀殺
我的心剧烈的膨胀,我窒息着
你的肚子赤裸如同黑夜

meme,博弈论与酒吧模型——评《隐藏的逻辑》

1模型
  
有人认为模型是脱离现实的空谈。这种观念不准确。实际上,我们说话就是在建模。我们说一件事物,就包了对它的信息的提取/抽象,再把这些信息和我们的词建立对应关系。
  
数学只是各种语言中包含情感比较少,推理比较多的一种。另外,数学是一种通用语言,中国人和英国人用同一种数学。数学包含的是人类共同的一些观念,比如1,2,3,4,+,-,×这些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感情和记忆不同,理智是一样的。
  
奎因说,有两种典型语言。一种是从顶到底的:每个事物一个名字,叫起来很方便顺口,但是词义很模糊,而且很难找到各种概念之间关系。另一种是从底到顶的:只有少数几个名字,用它们之间的组合构建出各种概念。典型例子是计算机语言,从0,1和基本运算符开始构建出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大部分东西的名字都很冗长,但是它们的属性却很清晰。
  
实际上我们在混用两种语言,我们把第一种语言的词写在字典的条目上,然后用第二种语言去定义它。
  
数学和科学是那第二种语言。它们用逻辑构建自然语言下面的世界体系。
  
模型是人推理的唯一手段,如果不用模型,思想中就只剩下了情感。
  
有些数学模型不实用,是因为它提取信息的时候漏掉了关键因子。错在这个模型和需要解决的问题不配套,而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2基因与文化
  
布坎南说的“模式”和道金斯说的“meme“意思相近。”模式“是人固守的行为模式,可以来自自创和学习。meme的意思类似,但是更侧重思想方面:在社会历史中传播的记忆,情感,知识,意识形态什么的。
  
下面我就不细分它俩了,只要不是遗传的都叫文化(meme)吧。
  
基因(gene)和文化(meme)共同决定人的行为。前者通过肉体遗传,后者通过后天学习传递。
  
3行为模型
  
酒吧模型中的人固守它学到的行为模式(一个文化meme!)直到不管用了,它会换点别的。酒吧模型不单是一个行为的模型,还可以供meme演化模型借鉴。
  
在博弈论模型中的人是理性的经济人。对于那里面的人,什么是“有利的”是预先给定的条件。而这些人的偏好在模型运行过程中是不变的,而且与它人的状态不相关。
  
酒吧模型中的人没有博弈论模型中的那么乐于推理,但是它们的偏好仍然是给定和孤立的。
  
但是真实世界里的人的偏好是变化的。而且是与它人状态相关的。
  
被博弈论和酒吧模型忽视的决定人行为的重要因素是:啄序。群均居动物出于本能的互相斗,排座次,每个个体都想更牛逼。这导致了一个个体的损失对其它个体来说是一种福利。
  
如果某个人有一种偏好,这使它把某种东西当作有利的。而另一个人占有的这种利益比它多。那么它会有一种损人不利己的倾向。这虽然可能减少它的利益但是可能提高它的啄序排名。
  
另外,还有报复倾向《走向统一的社会科学:来自桑塔费学派的看法》 http://bit.ly/exrANC 。被损伤的个体会有一种损人不利己的倾向。实际上,它们只是将仇人的损失当作了自己的另外一种利益,而这些在前两个模型中都没有包括。
  
另外还有共情,大约是个体决定行为时,将别人的利益乘一个系数算作自己的利益。常见于长得相的两个人,大约是自我认知的模糊导致的。
  
最初给出偏好的是人的本能,gene的效果。生存,性,啄序(权力与地位),报复,共情这些已经被写入gene里了。而更多的偏好是meme。如果这些偏好和别人的状态相关,那么原来模型的”利益“算法就是不恰当的。
  
更重要的是,模型可以给出这些偏好的演化规律,而不仅仅是把它们当作常量。

我们都知道历史不可预测,社会不能精确建模。酒吧模型让我们知道了历史究竟为什么不可预测,社会为什么不能建模,它指出了在这套社会机理的哪一步出现了复杂性,这是它的巨大进步。

诚实者的情人

我只从精美的瓷器中饮水,从不用一次性纸杯。

和贞洁无关,这事关格调。

言说的意义

《Getting things done》里面表达了一个意思:如果把许多的事情记在脑子里会占用脑力,影响工作效率,所以不如把要办的事都写在日程表上。

人有两种判断方法,算计和情感。如果一件事情可以被说清楚,那么它可以被算计得失。说不清楚的事情会被憋在心里,然后我们凭感情对它做出判断。

在古代,借贷会导致巨大的社会地位差异;而在发达资本主义时代则不会。因为前者欠的是人情,凭感情处理;后者则是物质,可以被智力计算。

如果情绪不好,说出来会好一点。因为一些用情感处理的事情,被改用智力处理了。阴暗的不可见的情感内核里的东西变少了。

如果想和一个人建立感情上的关系,就不要算得很清楚。